Rosy Sky.FIRST Employee Engagement Agency in Hong Kong
Contact Us
Quick Links

Room D6B, 15/F, Tower B,

TML Tower, 3 Hoi Shing Road,

Tsuen Wan, Hong Kong

Connect
  • Instagram

Copyright 2020 © Rosy Sky Banquets & Consultations Co. Ltd.

分享是貢獻 教樂相長 人生一樂也
  • Rosy Sky

《繼續張國榮大熱派對》監製手記

要記得的,永遠記得


完成了《音樂 · 藝術 · 張國榮》展覽,整個《張國榮60周年誕生祭》終於畫上句號。歷時半年的籌備過程,多少次,難題一個接一個出現;多少次,壓力大到喘不過氣來;又有多少次,被靈光一閃的點子所鼓舞;多少次,因一個又一個的留言而感動;如是者,終於走到了今天。


一念天堂 · 一念地獄


我想,這一輩子,大概再也沒有,比簽發臨時娛樂牌照更讓我動魄驚心的一刻了。


從遞交場地申請開始,中環海濱的團隊就不斷提醒我們,在海濱做活動,臨時娛樂牌(簡稱TPPE)是必須、必須、必須的(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)無論我們準備得有多好,如果無法取得臨時娛樂牌就不能開Show。我們也不敢掉以輕心,早早就查詢了所有相關資訊。


雖然早於4月份已向中環海濱入紙申請,但因為某些原因(你可以猜猜,但我不一定說),我們在6月中才正式獲得場地批准,方可正式提交臨時娛樂牌的申請。那時候,身邊已經不斷有聲音跟我説「3個月前入紙是底線!」、「已經好趕!」、「可能會趕唔切!」等等的說話,老實說,內心不安的種子一天天在成長,但明明申請文件白紙黑字寫明最少42個工作天前申請,我清楚數過,限期應該是7月中,為什麼我6月入紙都算趕呢?如果真的需要提早這麼多,那為什麼申請文件上不是這樣寫?有趣的是,早交文件,又不等於你會早點收到回覆。入紙後每每追問審批進度,大部分時候得到的回覆,是「你個活動9月先做,冇咁快覆」,咁⋯⋯其實⋯⋯應該幾時入紙⋯⋯先啱呢?!邏輯想不通,但只能照做。


話說回來,不如大家猜猜,在中環海濱舉行活動申請臨時娛樂牌,到底有多少部門牽涉其中,要參與審批工作呢?


答案是:一打,足足12個!


因為海旁正進行灣仔繞道工程而需通報 (1) 路政署、因接近維港要小心垃圾不能流岀而需通報 (2)渠務署

臨時娛樂牌需遞交予 (3)食環署、再由署方通知 (4)消防處 (有人群聚集所以走火通道、逃生安排必須妥當);搭建巨型帳篷和屏幕等臨時搭建物需由 (5)建築署審批結構安全、然後通報 (6)地政總署搭建物高度絶對在指標以內,不會影響維港海岸線的景觀;派對來說當然要遵守 (7)環保署的噪音管制;數千人聚集,(8)警方固然十分著重大會對人流的管制及安排,包括排隊、入場、散場、緊急疏散等等;由於中環海濱與添馬公園相連,人潮方面不能影響一般公眾使用其他公眾地方,所以要向 (9)康文署展示我哋已經盡最大努力安排人流管制;最後沒有構想什麼激光表演,所以不用麻煩 (10)機電工程署、但各位哥迷都很讚嘆的煙花就需要向 (11)創意香港申請特別效果物料燃放許可證、當晚播放的影片當然也有乖乖的送到 (12)電檢署檢查啦!


那段時間,黎明演唱會因未能獲發臨時娛樂牌而未能舉行第一場個唱,對我們來說,是一個很大的警號和陰影。首先,我諗無人會預計過,原來真係會批唔到牌開唔到show㗎!唔單止演唱會,後來的Slide the City,亦因為未能於開幕前獲簽發牌照而要延期。問題係,無論黎明演唱會定Slide the City都不止一天,而我們,只有一晚!係 • 一 • 晚!無錯!兩小時,而已!我們承受不起任何延誤,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在入場前盡力取得所有相關部門的牌照或「no objection」,用最快速度做好最充足準備,等待搭建及佈置好整個場地後做最終現場審批。


當然,理想是美好的,現實是殘酷的。


這是一場對承諾的考驗,所以面前總是有數不完的障礙。


為得到最大保障順利取得臨時娛樂牌,我們在挑選重點承辦商時都特別著重對方有沒有曾經在中環海濱出job的經驗。第一個岀師不利的消息,就是部份搭建佈置的規模要加大,以符合A部門對搭建物安全的要求,否則恐怕不能通過臨時娛樂牌申請。我們一聽就傻眼了,加大規模,不就意味著開支要加大嗎?而且,一個佈置要加大,周邊其他佈置也要相應加大⋯⋯ (這不是傳說中的「一闊三大」嗎?) 我們哪裡來這麼多錢?尤其是那個時候,捐款的進展未如理想⋯⋯ 某個周末,收到幹事的信息,說要「想辦法把整體預算減15%」,我把整份開支預算來來回回算了好幾次,終於忍不住說:「咁cut法,真係乜都無,咁大個場真係唔得,我地都係照做啦!錢,再解決,慢慢籌囉!」還記得那段微博嗎?若籌款進度沒預期中理想,就要決定減少想做的環節⋯⋯悄悄告訴大家,煙花曾經是我們很掙扎是否保留的環節,幸好幹事們最終還是堅持保留了。那一幕煙花,真的,會在記憶中永恆盛放。


好不容易決定了申請方案,又來下一個炸彈⋯⋯ 為什麼申請審批的進度可以咁慢?速度問題都算了,最重要的是,兩大關鍵部門電話常常找不到人⋯⋯ 8月下旬的時候,我簡直天天在抓狂,因為我發現,部門A審批通知上的兩個聯絡電話,一位剛調職,新人未上任,另一位放大假⋯⋯我的案子,正處於無人理會的真空狀態;部門B在口頭答覆一切OK後,就去如黃鶴,不見影蹤⋯⋯原來的項目負責人已last day⋯⋯幸好,到最後最後,兩個部門各有同事頂上負責,「undertaking / no objection」等文件都趕及在最後兩天發岀來,所有在入場前要準備的文件總算收齊。


障礙當然不止這兩個,那時候,我常常掛在口邊的一句,是今天只愁今天的事好了,問題天天都多,幾時煩得到912。910入場當天正下著黃雨,大家穿起雨衣,還是照樣開工,只差最後一步了!只要相信,便能看見,明天!還有912,一定會好天嘅!


一切,只剩下最後最後的最終現場審批了!